举例来说

举例来说

2020-08-20 17:21

李保民:广东改革意见明确提出了允许失误,宽容失败,这是非常好的。国有企业改革在全面深化改革各项工作中,是风险大、挑战大的一项改革。允许大胆试、大胆闯,是广东继承改革开放光荣传统的体现。

中央党校经济学部发展教研室主任谢鲁江和国务院国资委国企改革相关课题组成员李保民19日就广东日前正式颁布的《关于全面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改革意见》),分别接受了南方报业“1+x”联合采访。

广东市场化起步早、程度深,改革意见充分考虑了发挥市场作用和企业参与积极性。在充分动员政府部门推动改革的主动性的同时,更充分地考虑企业改革的市场化运作和企业的主体位置。

同时,无论是政府还是民营资本,都不应过度关注投资回报的问题。举例来说,很多民营企业希望参与到国企改革中来,恰恰是看重国企特殊地位所带来的垄断性赢利。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就是要打破这种垄断,民营资本一旦进来,打破了国企原有的垄断,是否还会有高回报殊难预料。

南方报业:广东方案没有明确要求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而是提出“推动国有资产优化配置和有序流转”,对此你如何看待?

李保民: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推行双向选择、交叉任职。国企行政班子在运营重大决策、重大任命前,征求党组织的意见,党委会限时答复。这种制度要建立起来。当这两套班子的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原则上就不上会(董事会和股东大会)讨论。通过会下的沟通排除不同意见,这样就更加省时间也更有效。

南方报业:发展混合所有制是改革意见的重要内容,其中重要一环是要打消民企顾虑,对此你如何看待?

谢鲁江:通过时间表和考核指标确定工作进度及督促考核手段,是很好的工作方法。如果没有该方法,一些难以推动的改革可能最终不了了之。

李保民:个人认为,最大难点在于责任落实和责任追究。国有资本监管,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要解决出资人缺位问题。

南方报业:广东方案提出“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建立与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相适应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对国有资本的监管,最大的难点在哪里?应该如何克服?

要解决国有资本“人人负责,人人不负责”这一痼疾,我认为,可在党委会或董事会中以票决制取代议决制,如果投票决策失误或畏避风险不作为,可以问责。

谢鲁江:要消除民营资本的顾虑,关键在于对待企业应“一视同仁”。在既定规则之下进行博弈,利益不能凌驾于规则之上,不能根据各自利益去随便修改规则。

因此,改革不是简单的“重切蛋糕”,更不是分好处,而是要建立和完善企业和资本新的行为规则和运行方式。

谢鲁江:必须明确的是,党组织对企业干部的管理,应更多是政治上的管理,但一些重要行业、企业,要体现国家的控制力,除了资本控制外,也要有人事控制。我认为,在原则不变的情况下,可以积极探索更为契合企业经营管理及市场运营特点和要求的多种管理方式和实现形式。

谢鲁江:最大的难点是监管的渠道和方式的不足。首先是市场渠道基本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因而导致国企一股独大、“一言堂”现象严重。其次是内部监督不到位,导致部分国企在信息披露方面弄虚作假,部分企业领导权力过大、独断专行。第三是法律监督方面,包括《公司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的执行力度不够。最后是政治监督方面发现企业的问题往往较晚,企业不出事的时候难以监督,也难以考核企业干部。

今后,国有资本经营者应该更为强调按照国有资本的功能要求来优化配置和管理运营国有资本。

南方报业:改革意见明确将建立职业经理人制度。“党管干部”是我国国情,在组织任命和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之间,是否会有潜在的矛盾?如何防范和化解?

李保民:近20多年国企改革实践表明,在工作起步阶段设立明确的目标是非常有必要的,如此一来,就可以把顶层设计和基层推动联系起来。过去几年,之所以感觉改革停滞了,实际上就是因为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和阶段目标。

南方报业:目前全国多地已正式出台了国有企业改革意见,广东国企改革意见最大的亮点在哪里?

李保民:国有企业改革本质目的就是优化资源配置,使国有资产安全有效,换言之,这才是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

南方报业:《改革意见》明确提出“2017年全省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比重超70%,2020年混合所有制企业户数比重超80%”,你如何看待这一目标?

李保民: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对国有企业进行分类,以及分类后制定怎样的具体政策。要消除民营资本的疑虑,要从配套的行业体制、金融体制、投资体制等改革中寻找突破口。

谢鲁江:不同于民营资本的逐利性,国有资本的配置原则,还要兼顾国家利益、社会安全,技术进步等。实际上,国有资产投向先导性、风险大、创新强的领域保值增值的难度、风险性较大。国有资本承担了极重的社会责任,不能片面地强调保值增值功能。

谢鲁江:最大的亮点是市场化,包括混合所有制,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国有资产的资本化经营等,都是市场化的经营,这个大方向把握得很好。